Archive for January, 2010

So long, Old friend …

过将近半年的等待,Oracle-Sun收购案终于落下帷幕,欧盟无条件通过了。Java之父James Gosling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一幅画,表达了自己对Sun的无限怀念。

RIP-Sun.jpg

 

现在,当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这家伟大的公司的时候,不禁为之在短短的28年里创造出的一个又一个不朽的产品和技术,以及如此多的优秀的工程师而惊叹!

  • Bill Joy:Sun联合创始人,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,是公认的计算机领域的天才级人物。Bill Joy领导了UNIX的一个重要分支BSD (Berk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) 的开发,并为UNIX系统贡献了多个经典的实用程序,包括csh、vi、等等。vi是UNIX系统中第一个全屏幕编辑器,一直以来也是我最喜欢的编辑器。vi 编辑器被认为是最”环保”的编辑器,就是说完成同样的编辑工作,在vi下,手指移动的距离是最短的,所以,所消耗的能量也是最小的。Bill Joy还设计了第一代的SPARC芯片,可以说是一个软硬件的通才。2003年,Bill Joy 离开 Sun,投入风险投资领域,后来又加入了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创立的环保公司,据说Bill Joy对纳米技术也有着深入的研究。
  • Andy Bechtolsheim:Sun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,被称为”硬件诗人”,多款著名的Sun工作站和服务器就是这位大师的杰作。后来,Andy离开Sun,从事风险投资,现在如日中天的Google,就是从Andy那里得到了第一笔投资。
  • Ivan Sutherland:图灵奖得主。
  • Bryan Cantrill:DTrace之父。DTrace是一种能够对操作系统进行动态跟踪的工具,对于分析程序动态执行的效率具有极大的帮助。
  • Steve Bourne:Bourne shell之父。Bourne Shell 无需多说,每个使用过UNIX系统的人对它都绝不陌生。
  • Jeff Bonwick:ZFS之父。ZFS是Sun开发的一种文件系统,它完全颠覆了传统文件系统的概念,可以把多个廉价的独立存储硬件组成一个的存储池,文件系统可以通过分配
  • Joshua Bloch:Java教父,学Java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。
  • James Golsing:这个就不用说了吧。
  • Guy L. Steele, Jr.:Scheme之父。
  • Whitfield Diffie:公钥算法之父。
  • James Duncan Davidson:Tomcat之父,这个有点意外吧。
  • Craig McClanahan:Struts之父,这个恐怕更意外了。记得,2005年Java One在中国举行的时候,我有幸在那次大会上做个Presentation,我的Presentation就被安排在Craig的后面,结果,因为Craig的巨大号召力,我的那个Presentation参加的人数也是非常多。 
  • Ian Murdock:Debian之父,Ian将Solaris一手带进了OpenSolaris。
  • Jakob Nielsen:可用性权威。
  • Radia Perlman:Internet之母。
  • Marc Tremblay:主持设计了UltraSPARC处理器。
  • Marc Fleury:JBoss之父。
  • Tim Bray:XML的几个主要设计者之一。
  • John Ousterhout:Tcl之父。

除了以上这些优秀的工程师,Sun还涌现了多名不仅在技术上成功,而且具有非凡管理才能的著名企业家:

  • Peter Norvig:Google 研发总监。
  • Eric Schmidt:前Sun CTO,现任Google CEO。
  • Alfred Chuang (庄思浩):前Sun CTO,后来创建了著名的BEA公司。
  • Chris Malachowsky:计算机图形领域的顶级专家,NVIDIA的联合创始人。

Adobe 和 Avatar

《阿凡达》(Avatar), 堪称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电影终于公映了,一时间引爆了全球的热潮,很多地方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得局面,在中国也深受欢迎,以至于有人用”春运火车票”来形容广大观众争抢电影票。

虽然Adobe早在去年的MAX大会上就已经向大家介绍了阿凡达的制作人员是如何使用Adobe的软件制作这部大片的,可是几乎还是没有什么人知道,阿凡达在全球的巨大成功,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图形图像软件开发商的Adobe可以说功不可没。在影片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,Adobe的多款产品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包括After Effect、Flash、PhotoShop 等等。

现在就将这些当时的一些视频贴出来,当大家在影院里惊叹阿凡达绚丽的画面时,多少可以领略一下Adobe的贡献吧(因为这些视频是发布在YouTube的,所以很多无法访问YouTube的用户就无法看到了)。

如果你自己想亲自动手制作一个自己的阿凡达,这里有丰富的视频教程教你如何利用Adobe的软件一步步地完成它,快来亲自体会一下吧。

一年又一年(2009年之六 国庆)

1949-2009,今年是建国六十周年。

大概一年多前,网络上、报纸上就在热烈讨论如何庆祝的事情了,很多献礼片陆续地播出了,很多回顾祖国60年发展历程的展览也开始了,各个社区也在组织各种庆祝活动。六十周年大庆,阅兵式是必不可少的了,这个消息后来得到了官方的正式,一时间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,都非常期待。

阅兵仪式非常壮观,更兴奋的是,在阅兵式结束后,所有的装备到通过京通快速返回,刚好从家门口经过,连忙找出相机,把经过的装备全都拍了下来。

住在高速公路旁边,每天深受噪音污染,这次总算得到了补偿。

一年又一年(2009年之五 买车)

不懈的努力和焦虑的等待后,儿子上学的事终于搞定了。7月10日,就在全市中小学放假前一天,终于接到学校通知,儿子被录取了。

为了给孩子选一所好学校,我们全家从年初就开始联系,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。学校不错,就是离家太远,为了接送方便,我们决定买辆车。

我对车不懂,也不感兴趣,家就住在地铁旁,上班的地方离地铁也不远,在加上北京让人无法忍耐的堵车,平时对车的需求真的不大。不过现在为了孩子,还是决定出手了。

先在网上搜了搜,选了几款比较适合自己的,又咨询了几个有车的朋友,终于选中了东风日产的骐达,一来日本车省油,二来这款车的车顶高、空间大,于是,到4S店就订了,4S店说一般不会超过30天提车。当时觉得也不错,正好有时间练练车,从驾校出来后还一直没摸过车呢。

可谁知这一等居然等了2个多月,直到快到国庆的时候,4S店打来电话,说临近建国60周年大庆,很多外地的大车不能进京了,必须等到十一长假后才能提车。想想反正也已经这样了,既然这么长时间都等了,也不在乎多等几天。

10月11日,是和4S店约好了提车的日子。一切都挺顺利,中午的时候就把车开走了。虽然保险还没有生效,不过自信应该没问题。之后的几天,基本上就是忙着上牌、选车位、买些车内必备的东西了。好在公司决定在那周关闭 (shutdown) 一周,所以这一切都办理得不紧不慢。

一年又一年(2009年之四 出差)

入Adobe不久,我就被告知要去美国出差,去和Flex的开发团队一起工作几周,一方面互相了解,同时也可以参加一些培训。

以前在Sun的时候也曾多次去美国出差,本来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,不过这次稍微有些不同:这次是去美国的大城市—-旧金山,而且就在市中心。

在启程之前,我在美国的一位同事就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email,为我介绍当地的情况,还为我预定了酒店,特别提醒我旧金山市内的治安不好,要注意安全。

出发之前,上map.google.com查了查,发现酒店到公司的距离并不远,大概2英里左右,一个非常适合骑自行车的距离,于是就联系了一个在旧金山附近的朋友,向他借了辆自行车,约好了在酒店大堂见面。等我到酒店后,朋友已经在大堂等我了,不过他很抱歉地告诉我,锁在酒店门口的自行车,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,已经被小偷偷走了。我真觉得不可思议,大白天的,在酒店门口,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,这也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同事的提醒决不是危言耸听了。

由于没有了自行车,每天只好不行上下班,虽然路程不算近,但是可以走走看看也不错。

Adobe在旧金山的办公室很特别,是一栋很旧的红砖楼,估计怎么也有5、60年了。从外面看,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家世界级软件公司的办公楼,倒像是一座仓库。走进公司大楼,发现里面的装修也非常特别,为了加固整栋大楼,楼内架起了很多木头的和钢的梁,这些加固用的梁没有任何装饰的暴露在外面,感觉非常不同,完全不同于北京的高档写字楼。整座大楼被分割成三层,之所以说是”被分割成”,是因为楼板感觉不像是原来就有的,而是后来加上去的,走在上面,脚步稍微重一些,这个楼板都在颤动。而就在这里,正在开发着世界上一些最著名的软件产品,比如FlashPlayer、Flex等等。

与同事们逐渐熟悉了之后才知道,原来Flex team中有很多人是来自于Sun的Java开发团队了,甚至包括像Hans Muller、Chaet Haas这样在Java领域的领军人物。

通过与Flex team共同工作的几周时间,我不仅对Flex的开发流程有了初步的了解,也和很多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,使我更加觉得,能够有机会参与这样一个项目是多么的自豪。